腐烂的熊

【SD】The Demon Sickness END

七月血红:

Title: The Demon Sickness


Pairing: Sam/Demon! Dean


Rating: NC17


Summary: 壮壮的好梗。第十季背景。恶魔Dean染上了黄热病。


 


 


作为主角,Dean感觉他跟大多数故事主人公都不一样。


他是个恶魔。至少现在是。


当然,这世上恶魔很多。在他还算个人时,光是画恶魔陷阱花掉的血就能撑起一个兄弟会。


但他不是普通恶魔。


他是恶魔中百分之百的纯混蛋。


这个词从Sam嘴里蹦出来时他倒是没怎么抵触,还自豪地撅起了唇。


不过到了今天异于常魔这步,说到底都是Sam的错。


这就要从开头说起。


恶魔Dean何许人?恶魔里的霸王,霸王中的恶魔,人称恶霸。烧杀抢砸无乐不作,歌喉一开威震四方,人人闻风丧胆。高兴时站上房顶就开露天趴,天使魔鬼霍比特人谁来谁管饱;不高兴时下楼就断人子孙。早上在密苏里国王大床中突发奇想要看海,跳上跑车就一路超速到缅因。想要的都有,想得到的都入手,永远年轻,永远在路上,永远不无聊。


以前也可以这样,比如眼睛变黑前。那时还要吃饭喝水晚睡早起,也能为所欲为。他懒得去想为什么从前没这么做,明明可以自由快乐宛如天堂,偏要十年如一日包袱都背肩上。恶魔只想遵循新学到的法则:把握当下。你永远不知道命运会对你做什么,不知道过往盲目的希望会什么时候被洗劫一空,所以最好怎么快乐怎么来。


极乐结束在一个气温骤降的午后。


那时窗外起了风,落叶如利刃划过灰霾,Dean正好好弹着钢琴打算挖掘新天赋,忽地就背后一凉耳边一热,他扭头。大门一开,半个酒吧都没了光,弯曲曲的牛奶瓶原地打了个转。男人威风凛凛立在门口,张嘴就说我带你回家,乍一看宽背窄腰还带手铐,恶鬼都不会信他。Dean皱眉眯眼,男人移动一步,被挡住的光又汇入灯盏之上。


那可不就是Sam Winchester。


从小到大,Sam Winchester就不肯让他高兴,就是不愿让他做想做的,这个混蛋。


猎人走近,两方暗影陷在消瘦见骨的颊窝中,与眼眶下的灰青汇成一条幽深河流。这可不好,Dean记得从前可是把他当宝一样护着的,现在这块宝看起来悲伤又绝望,换谁都不习惯。微光落入他褐色头发,越到发梢越淡,几乎变成暗金。这才让人想起他们是兄弟。Sam看起来是忧郁的枯草,但凡有点经历的人都能读出岁月对他做的混账事,这些事毫无保留地淌满了Dean联想力丰富的脑子。


就是这个脑子进水的电光火石间,他眼一闭再一睁,人就在地堡椅子上了。头上一个蛛网陷阱铺天盖地,脚底下踩着个更大的,哪儿都去不成,很没尊严。Sam在摇摇欲坠的昏黄里看他,满脸肃穆,形销骨立,独剩爬满血丝的双眼像磕了药一样闪闪发亮。


人血疗法没起多大作用,Sam还锲而不舍给他扎针。Dean恨得牙痒,他早就知道这人是个虐待狂,从身到心。他也毫不吝啬挖空了心思玩唇枪舌剑,毕竟现在就一张嘴能自由移动,谁也不能在他这儿占嘴上便宜。


两个星期下来,大家都累了。说出来你可能不信,Dean可从来没这么累过。他甚至从没累过,直到Sam再一次把针头捅到肌肉里。那些可能已经过了保鲜期的袋装血把人性里的羸弱不堪也一并灌输给了他,疲惫就是其中一种。Dean感觉很虚弱,甚至怀疑虚弱来自许久没使用的脏器,但他不能表现,他要等,等耗干Sam的精神意志,等一个见缝插针的机会。


但没有,Sam一天比一天憔悴,却一针还比一针狠。这要是个人,早就成蜂巢了,他就是仗着他不是人。


坏透了。


人累了就想歇,耗着总是有希望的。


当Sam说“我们来休息一下”时他还以为大块头终于要带着硕大无比的黑眼圈去补眠护肝了,以至于被整个拎进副驾驶座时还没回过神。早知道他就不会没事说什么“你该休息了”,谁晓得这句话是怎么溜出去的。结果两人都在突然安静的空气里沉默了半晌。再然后他们就在去往北达科他的路上了。


“放心,我不会扔下你一个人的。”Sam意有所指,眼里盛满报复式微笑。Dean真想封住自己的嘴,在此之前先一锥子扎死这个乱人心神的坏蛋。


从这里开始,就是一切噩梦的起源,是Dean无法再当个普通恶魔混吃等玩的原因,是这个故事该归咎于Sam的根本源头。从这里开始,Dean不但是个恶魔,是个混蛋,还成了染病的混蛋恶魔。


而他唯一做错的事不过是出于好奇把受害者的脑袋做了个原地空抛。


这能怪他吗。地堡里他只能玩自己的手指,出来了难道就不能动点别的吗,他也不知道那个脑袋掉那么久了还能喷血这能怪他吗。


总之还是Sam的错,毋庸置疑。


改变发生在玩了脑袋的晚上。


房里只有一张单人床,店主眼神暧昧鬼祟。Dean不在意,几天几夜没睡的Sam更不在乎别人把他们看成什么关系,连解释都省了,拎着他的领子就往房里带,进了屋就直接把他绑上凳子,边嘟囔着“我知道你不用睡觉”边往小床边撒盐,转身拍拍手摔进被窝就开始冬眠。那就算不用睡觉,Dean也很愿意待在床上一整晚的,这小混蛋是没听说过赖床吗。


五个小时后,一阵寒意倏然拂竖了后颈的汗毛。Dean手一动,心脏像兔子一样拔腿就跳。这太不正常了,恶魔Dean何许人,读作“恶霸”全称跟巨无霸可没关系。他从没畏惧过什么,连死亡都不在日常任务里了,还需要怕什么。


但那一刻,他的心脏字面意义上提到了嗓子眼。Dean凭直觉回头,黑夜中一双眼睛睁虎视眈眈地瞪着他,暗绿光芒隔着爬满霉菌的空气刺穿了他的喉咙。那种眼神太明显,Dean甚至不需要雷达。虽然自从变了种,他已经很久没用到雷达了,而是一夜之间有了读心术。那时他才发现人类会把任何想法都写在脸上,欲望缠身时更甚,爱恨贪婪比咳嗽还难掩饰。


现在翻滚炙热的欲望向他掷来。


想撕碎他,折磨他,或者先折磨再撕碎他的欲望劈头盖脸扑来。虐待狂Sam恨他,随时可能给他来个一刀解脱,不得不防。


Dean紧张地咽了下唾沫,握紧扶手。


“做噩梦了吗,小Sammy?需要哥哥给你唱安眠曲吗?”看他变脸是习惯,口无遮拦习惯了,即使目前气氛千钧一发Dean也忍不住。更何况他没做错事,至少到刚才为止都没有,没去吵醒沉睡的Sam,也没试图逃跑。


Sam坐起来,目不转睛,睫毛慢慢眨了一下,再一下。


Dean梗起脖子。


Sam下了床,在他面前站定,抽去皮带的裤沿危险地滑到胯骨。两人只隔一手宽。


Dean盯着他刀削般的高挺鼻梁,想他要是敢动粗就张嘴咬。


他看着他。


他看着他。


一触即发。


Dean脚趾忽然一痛。他低头。


半透明的长发女人正在烟雾中用小刀划开他的拇趾,一层黑血刚涌出皮肤就被寒气冻结。女人抬头看他,血肉模糊的半张脸上刻着被砂纸打磨平的两个空洞。她举起刀对准Dean的前臂,嘴一咧露出一排没牙的槽,刀尖上一滴一滴的血正打在脚背上。


她下了刀。


惨绝人寰的尖叫响彻旅馆。


店主敲开门,只见一身戾气的高个子扳住门缝语气不善。店主从他举起的铁棍和狭窄缝隙中窥见了绑在凳子上大口喘气的男人,完美无缺的白色粉末绕着椅子画了整整一圈。


有事吗。高个子重复了一遍,铁棍朝他的方向倾斜了些。


店主鼓鼓勇气,竖起肥胖食指:“我不在乎你们在玩什么,只是安静点,不要搞任何违禁品,还有……”剩下的话被门甩回脸上,他愣了会儿,只好灰溜溜地摸着鼻子走开。不知是不是错觉,一阵地动山摇的笑声从刚才的凌虐现场传出来,吓得怀里的胖猫蹭一下蹦出去老远。


第二天早上,Dean完全不想跟Sam再去什么案发现场了,鉴于前一晚的尴尬场面。


如果Sam真的想把他关起来,一开始就该把他锁在地堡,反正他不吃不喝也不会惹上什么麻烦。锁在旅馆也行,就他这样能搞出什么大事。


面前的人忽然弯下腰,肩膀颤抖。Dean住了口,也停下了抓挠。


过了好半天Sam才直起身子,眼角都是泪,手还捂着肚子:“你竟然害怕恶灵,居然害怕恶灵哈哈哈哈哈……”


那已经是几个小时前的事了,如果有人想问的话。过去的事就没有提的必要,怎么人类法则里难道就没有这条吗,他难道就没有害怕的权利吗。Dean冷漠地盯着笑得满头大汗的Sam,觉得这家伙真是坏透了,画盐圈竟然不带他的份儿,那个女鬼也太坏了,一刀下去他现在手臂都还是痒的。


“怎么,难道你的Dean Winchester就从不害怕恶灵吗?”他低头检查愈合的脚趾。对方却止了声。刚一抬头,颈间锐痛,脑袋碰地撞在椅背。Dean双眼由绿转黑,警觉地瞪着近在咫尺的面孔,喉结贴住对方收紧的手指滚动几下,忽然笑起来:“你知道恶魔是不会窒息的吧,Sammy?”


Sam一生气就会眯眼,眼睑眯起时更狭长几分,墨绿中的瞳仁铁灰冰冷,像头饥肠辘辘的冰原狼。Dean想问他有没有人这么说过,脖子上的力度却让他无法发声。


“再这么叫我,我就把圣水涂进你眼睛里。”Sam一把拽起发愣的Dean往门外走,没注意到对方僵成了冰棍。


那你哥会留下后遗症的。半个小时后他才想起怎么反驳。


话没有出口的机会。


黄泥。暗河。Sam打开车门,鱼腥味的风灌满鼻腔。厌恶地皱皱鼻子,Dean很想说他待在车里就好,但跌跌撞撞就被拖下了车。


“你才五岁吗,还要哥哥陪你上厕所?”他不满地撇撇嘴,接着面前就扔来一把铲子。


“尸体就在这下面。”Sam淡漠地瞥他一眼,开始铲起稀泥。


“我的手被铐着。”他可没听说这一趟还要当苦力,以前那些恶魔不都舒舒服服地坐在椅子上吗为什么到了他这儿就要搞特殊。Dean不服。痕痒在裂开的皮肉上蜈蚣般爬行,他忍不住在粗糙的外套上摩擦手臂,留下几道绯红痕迹。


“你的手指还能动。”Sam挽起袖子,抹了把脑门上的汗,“如果继续傻站着,我就往你喉咙里灌盐。”


这个混蛋。食道灼烧的痛感伴随硫磺气味的幻觉让他打了个寒颤,Dean磨着牙咒骂,但还是乖乖地干起活。


就在尸骨显形时,Dean眼睁睁看着一阵狂烈飓风从水面刮起,直奔仍然弯着腰的Sam,跟海浪拍岩石一样把Sam拍到了旁边的巨石上,引来一声压抑不住的低呼。


这还了得。Dean是一直想干掉这个烦人的大个子,把杀人方法在脑子里过了一万二千遍,还想让他也尝尝被打人血的痛苦。但那都得Dean亲手做。要是放在以前,谁敢抢他的目标,哪怕就碰一下,谁就得死无全尸了。现在这么个小恶灵也来跟他抢饭吃,说出去还要不要混了。


眼看那鬼魂又朝Sam跑去,Dean大吼一声,捡起石块就往它身上抛。魂灵烟消云散。但刹那间狂风扑来,Dean躲闪不及,整个摔到旁边杉木树干上。多亏了五角星手铐,他甚至连弱小的普通人都比不上。


想法奇多的当口,背脊再一次撞上了树干,撞出满心怒气。这个鬼魂是没玩过抛接球还是怎么回事,除了把他扔来扔去还会别的法子吗。


余光里Sam正急匆匆地用裹满汽油的布点着了火,抛物线一闪,尸骨熊熊燃烧。被烧着指骨的鬼魂痛吼着向他扑去,Dean爬起来,朝火苗处动了动手指。光亮乍然映红了树林,幽暗河流在灿金光芒中显出波光粼粼的诡异生机。鬼魂尖叫着散去,带着水汽的风卷乱了他们的头发。


这个弟弟总算干了件好事。Dean收回手,等待骨节断裂的疼痛从身上褪去。Sam大步奔来,紧张又心疼的眉头让他很想笑。


猎人忽然僵在原地,神色慢慢变成惊慌。


很快Dean就知道了原因。手上的禁锢不见了。


可能在抛接游戏中撞坏了手铐,也可能本来就不牢靠,反正现在他又是那个潇洒肆意的恶魔了。他扬起手,边剧烈吸气边冲这边跑来的男人结结实实地撞上透明屏障,摔了一个大跤。在杀了Sam和逃跑中犹豫了半秒,他舒展着重获自由的肩膀打了个响指,啪一声消失了。


 


老福特你真牛后文点我

推荐一篇JAJP文

翩翩荷花:

金丝笼 / The Golden Cage by Phoenix1966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5083330/chapters/16548916


这篇文给予我太多的震撼,太多的感慨,以至于我担心我贫乏的语言已经无法表达我对这篇文章的喜爱。 作者为了写这篇文写了三个月的大纲,查找了大量真实历史的资料,文章里面的许多细节都是历史上真实存在的,比如说东印度公司在当时对国际外交上的影响,英国人对爱尔兰人的歧视,美国的蓄奴制度,以及苏丹式后宫的描叙。 作者在行文风格上也尽量接近古典小说的用词,当然这点在阅读上给我带来了许多阻碍,读完这篇文章后我的欧路词典生词本上多了一千两百多个新单词。 在背景和伏笔的铺垫上作者也下了一番功夫, 我等了足足五章两个男主才终于见面。但是前面五章对于当时文化和环境的叙述是必不可少的,不仅给后文留下了足够的发展空间,而且也使读者能够理解和沉浸入作者所创造的世界。


这是一个有关束缚,仇恨,宽恕和爱的故事。 故事发生在十九世纪五十年代的英国,Jared作为东印度公司主管的儿子,从小就被父亲寄予厚望继承家族事业,他父亲对他的看管十分严格,十二岁后便令他退学,请家教将他困在家中。在他十六岁的那年夏天,他的哥哥James带回了来自塔卡尔的大学室友Jensen。 在两人相约策马奔驰的一个下午,他看见Jensen撒开马缰,立于马镫上,张开双臂迎风挥舞,在那一刻他在Jensen身上找到了他此生所向往的自由。 两人随后陷入了热恋,在Jensen向Jared求婚的那个夜晚,Jared却用唯一能伤害Jensen的方式深深的伤害了Jensen。当夜又传来Jensen父亲过世的消息,他必须离开英国继承他父亲的酋长位置。 一年后,Jared飘扬过海来到塔卡尔旅行,却被Jensen的属下俘虏了。 当他们再次相会之时,Jensen无法忘记Jared对他所造成的伤害,他对Jared依旧怀着极大的怨恨,并把Jared纳入他的后宫为妾以此羞辱他。因为当时信息不便,加上王宫守卫严格,Jared从此被困入了一个无法逃离的金丝笼,失去了自由和自尊。


嗯,这个作者的并不是为了肉而写肉的,预告一下整篇文虽然肉只有里面有三章,但她写的肉都推动了剧情的发展,而且非常的香艳。还有文里有各种羞辱play,和轻微的d/s,  非常的带感。这篇是happy ending,有虐有甜有宠,其他就不多剧透了。最后说一句,作者的文笔非常精彩,她的其他几篇文都是JAJP,有兴趣的话可以看看她的其他作品。


如果有谁打算看的话吱一声,一起讨论下剧情?

【锤基】【校园AU】意中人(完结)

何时繁华笙歌落:

下(下)
晚上七点整,专门装扮过的学校大厅灯火辉煌。
昂贵华丽的复式吊灯闪烁着让人迷醉的光芒,光可鉴人的象白牙地板铺着绣着一圈圈金色花纹的手工地毯。Thor穿着中世纪舞会服装昂首站在大厅正前方,看着女孩们提着裙摆相继走了进来,伴着耳畔悠扬的乐声,在他面前优雅地行着礼节。
外面是大雪皑皑,里面却是衣香鬓影,暖意暗浮。正值芳华的女孩们身披雪色斗篷,遮住了那精致礼服所包裹的曼妙线条,在脚踝处露出那一层层折叠而成的蕾丝裙摆,随着她们旖丽的步伐旋转出灿然的圆弧。女孩们陆续行完宫廷礼后按照顺序站在Thor面前,所有人都把斗篷上的帽子戴着,乖顺的低着头。帽子打出的阴影让人看不清每个人的真实模样,那眼,那鼻尖都隐藏在帽子的阴影之中。在隐隐绰绰的灯光下,只露出那一抹鲜艳的红唇。
Thor起步缓走,对着路过的女孩一个个有礼貌的点头但却从不留恋,只留下她双颊红晕飞起心里复杂难耐。一时间,暗香浮动的大厅只有Thor坚定稳重的脚步声。Loki跟着队伍流动,站在偏后的位置盯着自己带着手套的手发呆。他可怜的鼻子被旁边各式各样的香水味弄的难受极了,现在只想脱去这浮华的外袍去外面吹吹风。腰间咬牙勒紧的束腰让他现在都快喘不上气,更别提他一天都没没进食过,胃可怜巴巴的缩成一团还被紧紧勒着。Loki忍不住往后面又缩了缩,旁边喷着Thor很喜欢的森林草木香水的女孩奇怪的回头看了自己的闺蜜一眼,但是看见Thor慢慢走近振奋起来收拢裙摆无视她奇怪的行为。
切。Loki不屑的瞟了一眼旁边女孩故意展示在外面的洁白手腕,那上面有着一个小小的绿色树叶,漂亮的碧绿色衬着女孩的皮肤更显细腻白皙。他刚才好像被当成那个缺席的人,一来就被揪在中间站着,害他差点被过长的裙摆拌倒。最后行礼过后他闻到站在自己跟前的女孩身上的香水味才知道她是谁。
Jane。那个要嫁给哥哥的女孩子。Loki恨的牙痒痒,但是也不想在马上就要上的大学留下一个不光明的印记。只在走到队列过程中“无意”踩了好几次那洁白的裙摆。他也不知道今天自己是犯了什么傻,本来直接把Thor拽走就完了却鬼斧神差的穿上了……这么难受人的衣服。Loki看着手套上复杂的蕾丝边越来越觉得现在的自己像个傻子。
黑发少年低着头认真的发呆,浑然不觉那熟悉的脚步声越来越近。直到被女孩忍不住发出的小小尖叫声吵醒,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的哥哥已经站到了自己面前。
Loki心里哼了一声,Thor怎么可能会认出自己呢?肯定是看见Jane手腕上的标记了。你们这对情侣可真是玩的好啊,化妆舞会埋下只有对方能认出的外号?简直浪漫。黑发少年恶毒的嘲讽两人蠢到家的调情方式,心现在却跟个未成熟的橙子一样,扑哧扑哧的冒着酸涩的汁水。正巧托刚才他往后挪了好几步的福,Thor虽然是直接站在面前但是却跟Jane的位置离的更近一些。Jane已经不能像原来那么淡然,女孩炫耀似的往前直接走了两步,站在Loki的面前。Thor开始微笑了——像是太阳一般耀眼好像得到全世界的微笑——伸出了手,Loki死命的想维持自己云淡风轻的伪装,但是眼睛上蒙起的一层水光使他看不清楚眼前发生的一切,黑发少年死死的咬住嘴唇。想悄悄伸出一只脚,准备Thor真拉住女孩的手就踩掉她那长的烦人的裙摆。但少年还没来得及从自己层层叠叠的衣服把脚伸出来,便觉得眼前景色一变,身子一轻。
他直接被Thor拽到怀里了。Loki惊呆了,他被哥哥紧紧抱在怀里吓得一动不动。只听见这些女孩彼此起伏的抽气声和惊讶的尖叫声。黑发青年楞楞的把头靠在对方脖子上,发现哥哥喉结不停的滚动,还有手下猛烈跳动的心脏。出生就在一起了十几年,Loki对哥哥的行为基本是了如指掌。这样的举动……
“你在笑?”
Loki直起身来狐疑的瞅着Thor大大的笑容。
“你乖点,我带你出去。”
Thor深呼吸了几次才止住自己越来越上扬的嘴角,把自己满脸疑惑的弟弟头上有些滑落的帽子又给盖了上去。洁白的皮毛更衬着Loki脸颊白皙精致,黑如鸦羽般的头发凌乱的贴在额头上凸显着那绿眸湿漉漉更加动人。穿着如同童话中俊美的王子般的男孩笑的如同获得了天上最璀璨的星星那样,在众人或疑惑或奇怪的眼神之中,堂而皇之的抱着怀里的女孩从后门走了出去。Jane被义愤填膺的女孩们围着坐在乱成一片的大堂之中,对着Thor离去的方向若有所思的勾起了嘴角。
这个女孩,好像有些眼熟。女孩轻轻笑了起来,精心画着暖红色眼影的眼睛里满是戏谑的光芒。
“放我下来!你是不是有病!”Loki一直被抱到学校花园里偏僻的地方才被自己哥哥放了下来。他愤愤的脱下刚才Thor裹住自己的斗篷扔在地上,怕他被人认出他自己拉着就可以了啊!Thor这个傻子一直死死的按着差点没把他捂死在怀里。黑发少年骂骂咧咧了好几声,又狠狠的踹了几脚才把憋屈了好几个小时的怒火给撒了出去。他解完气抬头发现自己哥哥一声不吭,只是安静的盯着自己看。
“你看我干什么!”Loki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身上还穿着那身愚蠢的服装,又想起来自己今天晚上做的蠢事,顿时脸加脖子红成一片艳丽的夕阳。黑发少年恼羞成怒,转过头脱下舞裙想赶紧离开,上帝啊,昨晚发生的事情他还不知道该怎么解决呢。没想到刚走两步就被人再一次抱了个满怀。
“你放开我。”Loki冷静的说,但是心里已经混乱成一团被猫玩过的毛线球。“……”Thor无声的叹了口气。他现在可总算知道自己弟弟对于感情的态度了。如果不直接表示出来估计Loki能躲他躲一辈子都不出来,他靠蛮力把拒绝看自己的弟弟扳成面对面,不顾对方愤怒的都能咬人的眼神直接吻了上去。
“你干啥!唔……你个变态……!”
Loki奋力挣扎着最终却只能沉浸在这个深情投入的吻中。不像是那天晚上喝醉酒时的情乱意迷,Loki这次清晰的感受着哥哥温柔而强硬的撬开自己的牙关,细细舔着自己敏感的上颚最后在与僵直的舌头缠绕在一起。一阵又一阵电流窜入脑中,等Thor总算亲够了松开弟弟被吻的嫣红肿胀的唇瓣,可怜的少年连站都有点站不稳,软软的喘息像是只温顺的小羊羔。
Thor一只手搂着对方腰不让逃跑,另一只手缓缓抚摸着对方的后颈,让晕了神的弟弟放松。“我爱你,Loki。”他平静的看着弟弟湿润的都能滴出水的碧眼。
“你是不是……有病。”Loki想就不想就先反驳,但是看见对方那深情专注的眼神只觉得被打了一拳整个人都晕头晕脑的。但是本来搅成一团的心却慢慢的舒展起来,一种莫名而温暖的满足感盈满整个胸膛。
“那天做的事情真的很抱歉,你要什么我都可以补偿你。我们先去吃点东西吧,你瘦了。”
Thor心疼手下的触感,自己弟弟折腾的腰又细了一圈。
“好吧……我想吃那家的冰淇淋。”Loki点头摸了摸自己自己早已干瘪的胃,顺从的被哥哥带了出去吃他很喜欢吃的布丁味冰淇淋。在热气腾腾的店里舔了一口,等到冰凉震的脑袋发麻才发现自己就这样原谅了哥哥。
“怎么了?”
Thor发现Loki突然不动弹连忙问到。“没事。”黑发少年回过神来继续一心一意的舔冰淇淋。他可不想再跟哥哥谈论这两天发生的事情。
这样好像也不错。
Loki眯着眼睛品味舌头上甜甜的布丁味。Jane那个女人不会进家门,自己的哥哥也会一直陪自己什么事情都可以使唤他。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就这样一概被解决完了,多好。
Loki撑着下巴静静的瞅了自己哥哥好一会,把Thor看的全身发毛才满意的点点头,把杯子里剩的柠檬塞在他嘴里。
就这样吧。Loki笑着看自己哥哥被酸的皱起了眉头。

我终于写完了。太不容易了……可能会有番外……
大家现在想看哪个文?

letheshivery:

【鲨美拉郎连线图】FASSAVOY CROSSOVER ver0.3

(6/16 根据评论补充和自己恶补增加了部分)

无聊产物存档。把目前看过的各种拉郎(FANVID、文、图等)整理了一下,粗糙版,标题都凭第一印象随便打的,以后可能脑抽做个精致点图版(然而懒癌晚期)暑假准备再做个X系列访谈合集(懒癌闭嘴)

自从EC甜了(HE了)就开始为鲨美操心(雾)

即使过了几年成为冷CP我也爱他们;高举EC/FassAvoy大旗100年!

最后希望詹爷每天都过得很开心 : )

叶子簌簌辞柯了:

每次看到这图,真的是内心一万点暴击!【你们两个注意一点呀?( ง ˃̶͈⚰˂̶́)ง⁼³₌₃】偶的心情如图二!妈呀,辣眼睛呀!。・゚(゚⊃ω⊂゚)゚・。

羊角加菲猫:

油管 12年加菲跟超凡剧组一起做志愿者活动,加菲抱着一个害羞的小姑娘,那娃不敢看镜头,加菲一直安慰她,最后小姑娘终于转过头来。视频杀伤力max,慎点。

wb秒拍戳这里:嗨呀~

可可鼠_的度:

今天也还是端午对吧!!!各位端午节快乐哦哦!!我先去吃个粽子!!

颜染_L:

booooooooom ! !!!
我是谁??我在哪儿!???

就让我沦陷在EC坑中永远不要爬出来了好伐?!!!!

   无论是鲨美还是EC都配一脸有没有!!! 天启之前还要到处找访谈求铜矿吃糖 结果这次在影院就被官方爸爸齁死了!!!完全是我是谁我在哪儿的状态!!!

     简单概括就是天启boss除了见人就叫儿子和给人换装加特技给教授做发型 (完全没有把地球毁坏一点)之外  就无卵用了 这里表白凤凰 简直帅我一脸有没有 狼队也有糖_(:з)∠)_  快银小天使随便就救了一个学校的人那里我能舔一个月 小天使太可爱了有没有!!! 各种话唠结果一见到亲爹瞬间小绵羊害羞脸语死早没有有!!23333    大表姐还是有一点饥饿游戏的感觉 但是依旧攻我一脸啊 她也不是以前叛逆的孩子了看的我简直暖心死了嘤嘤嘤!!

   心疼老万 这回是真的太心疼了 要说之前几部老万是中二病爆发的话 这里绝对是被逼的无可奈何了 明明安分守己 明明有了正常的生活 有了妻儿 最恶心的是明明是去救人才动用的能力!!!! 这里简直不能忍!!! 而且被发现了之后就像一个普通人一样求他们放过自己的家人 (顺便吐槽一下一箭射穿2个人我尼玛怎么看都是普通的箭吧?wtf) 真是被逼死了快。

   EC这里大家都懂 何止是发糖 简直我的妈!!! 教授一提到老万自动切换到红眼圈委屈心疼脸状态 第一战中他看老万内心和沙滩戏那么虐哭的不要不要的 逆转未来救老万的前一秒钟还风度翩翩的说我不喜欢动粗 结果看到了上去就给他一拳 反正只要和老万沾边就是情绪失控 啧啧啧

   天启中两个人见面时简直完全忽视boss有没有?! (天启:Excuse me?) 查查身下垫的衣服好评(笑) 还有之后老万一直在造磁场 是为什么大表姐劝你  你回忆的都是和教授!?(心满意足)  X大写的好评 简直就是表白啊啊啊啊!!!!! 之后复婚帮忙盖房子甜的要死!! 太居家了我的妈!!!!!

  最后老万“你知道你能说服我做任何事”的时候我简直!!!没有我啊!!!!! 还有最后他说的是Goodluck 不是再见啊!!

反正我已经陷入到糖中无法自拔了 我大EC是最甜的!!!!!

BG线已经被我自动忽略了  这和大盾的bg线一样强行的让人无语O__O"…

反正我站的cp全世界最甜啦啦啦!!!!

推荐几篇电影AU的锤基文

Love me_ torture me:

不知为啥提问被吞了,再发一次。




1、《奥丁森夫夫》,作者:民黑,《史密斯夫妇》AU




2、《This Thing of Ours》,作者:Hoshito,《教父》AU




3、《爱情是狗娘》,作者:邦妮帮帮你,同名电影AU




4、《乌发碧眼》,作者:Gilbert22,杜拉斯同名小说AU




5、《The Circle of Life》,作者:lainhakkai,《狮子王》AU,kind of




上面几篇sy都能搜到,2在AO3上也有。




BTW:如果是新人想要补文的话,2012年的锤基文质量最高。AO3和SY都是,仅供参考。



小怒羅:

【画风娘炮】【雷】【OOC】【傻白甜】警告,注意保护自己(x)不负责售后保修。
( ‵▽′)ψ